当前位置: 首页 >> 智能机械

沃帆赛海上真实记录拍裸照重口味游戏

2021-11-17 0人读过

沃帆赛海上真实记录:拍裸照 重口味游戏

沃帆赛海上真实记录:拍裸照 重口味游戏2012-02-17   这不是耸人听闻的夸张描写,这是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水手们海上生活的真实记录,而实际的情况甚至要比这更糟。本届帆船赛11月5日从阿利坎特启航十天后,逃过大风大浪洗劫的四支船队终于到达了赤道无风带。彪马队媒体船员埃默里-罗斯在日记中写道:现在甲板下湿热难耐,每个人身上都臭烘烘的,我们的衣服永远都干不了,根本无法踏实入眠,日子真的不好过啊,为了凉快我们都把上衣脱了。

而安盟队的船员马丁-克莱特脱得更加彻底,当这位来自瑞典的前甲板手赤身裸体在甲板上工作时,被媒体船员都拍了下来并传回了赛事总部,之后就堂而皇之的上了官网的主页。照片里,马丁显然发现了这出恶作剧,对着镜头投以大大的微笑。当然,照片里该遮掩的地方还是保护的不错。

如果拍裸照还不足以说明船员们苦中作乐的精神,那么做游戏则是有力的佐证了,只是这游戏实在有些重口味。按照西方航海界的传统,第一次过赤道的水手必须要玩儿一个叫尼普敦国王的游戏,即:船上水手把搜集来的垃圾和变馊的剩饭装在一只大桶里,之后一名穿越过赤道的水手打扮成国王,将桶里的秽物全部倒在第一次过赤道水手的头上…

说它是游戏貌似有些牵强,不如称它是一种有整人性质的仪式吧。据说这个仪式的起源和古时水手的迷信有关,具体的缘由已经很难考证,但绝对会让每个第一次穿越赤道的船员终生难忘。

第一次环球航行的埃默里将不得不接受这项仪式的考验,在到达赤道前他戏谑的说:赤道就近在眼前了,我真的有点开始担心了,但是没办法,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

曾经三次环球航行的安盟队新西兰籍水手布莱德?玛什这次要坐等好戏上演了,他说:这回我们队里有两个人要玩儿这个‘游戏’,一个法国人,一个瑞典人,他们绝对不可以临阵脱逃,因为比赛的最终结果就看这游戏玩儿的好不好啦。

这就是所谓水手们的迷信吧。按照传统,缺阵第一赛段的三亚队和阿布扎比队要在第二赛段过赤道的时候补上这个项目,首次参加环球航行的中国水手滕江和到时也不免要好好体验一把。

然而,游戏毕竟只能带来片刻的轻松,海上糟糕的伙食才是个长期的大问题。于是,水手们的策略是画饼充饥。看步-新西兰酋长队的媒体船员哈米什-胡伯最近发起了一项头脑风暴,他让船上的每一位船员都组合一个自己心中最渴望、最完美的汉堡。

结果导航员威尔-欧克斯利最先完成任务,他的汉堡配方也赢得了其他10名队员的一致认可。威氏终极汉堡的原料包括:轻度烘焙过的酵母面包、油梨果、混有有机胡萝卜丝的牛肉饼、西红柿、菠萝、碎甜菜根、生菜以及辛辣口味的沙拉酱。

但是当威尔这个月底完成第一赛段6500海里的征程抵达开普敦后,他到底要先洗澡、先睡觉还是先进厨房做这个完美汉堡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